0454_a934

  0454_a934 上次郄望的话,谢绪宁一直记在心里,李知微才四十出头,现在结婚,还有可能会有一个孩子,有一个完整的家。

   李知微的眼泪,止不住的往外流。

   谢绪宁的心里,没有一丁点的怜惜。

   他是有妇之夫。

   无论琳琅她是生,是死,他都是她的丈夫。

   他不可能对别的女人温柔、怜惜。

   他心里清楚,这些年,因为李知微迟迟未嫁,有人在背后说他是一块石头,李知微都这么做了,他为什么还不肯娶她?

   只有他清楚,李知微清楚。

   他,谢绪宁,从未想过娶李知微。

   从来都没有。

   “知微,十几年过去了,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,我不可能心软答应娶你。”

   谢绪宁的声音,有着隐隐的沙哑。

   宅男梦中情人_红唇水嫩欲滴

   他知道,自己这么说,对李知微来说,很残忍。

   同样残忍的话,他当年就已经说过了。

   他无数次的告诉过李知微,他不会再娶。

   “绪宁哥,她死了!”李知微的眼眸,微微的泛着红,“你就算再为她守身如玉一辈子,她也不可能回到你的身边!”

   谢绪宁站了起来,他看向李知微那一张不再年轻的脸庞,“知微,你不明白,无论她是生,还是死,她这辈子,都是我的妻。我谢绪宁唯一的妻……”

   “绪宁哥。”

   李知微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。

   她,在他的心中,就那么重要吗?

   “你,抱抱我,好吗?你抱我一下,好吗?”

   谢绪宁垂手而立,他冷峻的眸,多了几分深沉。

   他像这竹林中的翠竹,有着自己的风骨。

   “我走了。”

   他是真的走了!

   一个人走出这一片郁郁葱葱的竹林。

   没有回答。

   没有停留。

   他的步伐,是那么的绝决,没有一丁点的迟疑。

   一如他曾经那般,没有半点的留恋。

   李知微捂着唇,悲悸的哭出声。

   阳光透过竹叶照耀在李知微的身上,露出一片斑斑的残光。

   微风一起,竹叶沙沙作响。

   她的心,仿佛也在此时,变成了碎片。

   一片一片的剥落。

   李知微抬起头,泪眼婆娑的看向那渐行渐远的身影,她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就这么飞奔向谢绪宁。

   她想抱抱他。

   想要近距离的感受着他的温度。

   李知微的身影,还未跑近谢绪宁,谢绪宁便已经本能的偏离原有的轨迹。

   李知微的脚下一空,整个人跌坐到地上。

   谢绪宁冷漠的、淡然的看着李知微,“知微,我不值得你放弃一切,你是女人,如果没有男人爱你,那么,你爱自己多一点。”

   “绪宁哥,十几年的等待,就真的换不回来,你的一次回眸吗?”李知微知道自己此时很狼狈,“我在你的心中就真的这么不堪吗?”

   谢绪宁的眼睫微微一颤,自从知道那些骨灰是男人的骨灰时,他就一直在想,当年的那件事情,对谁最有利?

   想来想去,他只想到李知微。

   他不想怀疑她。

   他却不得不怀疑她身后的李家。

   “知微,我的妻子,是叶琳琅,无论世事如何变迁,我的妻子只有她。”

   “她,不是死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