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44_a960

   在九叔离开义庄后,文才和秋生当即放鞭炮庆祝,只听文才道:“师傅总算走了,想不到师傅心这般黑,硬生生地拿走了二十三万大洋。”

   秋生嘿嘿笑道:“所料不错,师傅这回去师姑那儿,为了将来的幸福,至少会留下十万大洋,然后留三万作为平时生活所需,最多拿十万大洋回茅山已不错了,当年师傅离开茅山,师门可是一毛不拔。那才叫个凄凉……”

   吴天道:“好了,不要在这里唧唧歪歪的,何况这是一次性买卖,你们去甘田镇发了一笔财,而师傅一分没有,合适么?”

   文才点了点头,道:“也是,要是师傅跟着去发财,只怕到头来,我们能拿两三万已不错了。他那抠门劲儿可是出了名的,我宁可牺牲五万大洋,也不会选择让师傅主头。”

   三人正准备今晚好好地拿出百年老酒出来喝一顿,哪料门外忽然来了一个少女,敲门道:“九叔在家么?”

   文才当即跑出去开门,见一个婷婷玉立的少女站在门,这让文才眼睛不由一亮,心道:“太正点了,这个妹子我一定泡到手,绝不能让秋生抢了先。”

   想到这里,秋生露出自以为很帅的笑容,道:“师傅不再,回师门茅山去了,姑娘找师傅何事?”

   那少女眼中闪过一阵呕吐的神色,心想:“世上怎么有这般丑的男人啊!简直影响市容市貌。”不过,少女甜甜笑道:“大叔,九叔不在家,那吴天在家么?”

   文才愣了一下,心情郁郁地道:“进来罢,他在亭子里下棋。”

   少女朝文才道:“谢谢大叔!”遂朝着亭子里走来,当少女来到吴天和秋生面前的时候,不由问道:“哪位是吴先生!”

   吴天手中捏着棋子,不由抬头道:“姑娘是……”

   少女笑道:“我是米琪莲的妹妹米念英,今天来这里,是因为姐姐教我一定要请到九叔,要是九叔不在,就请吴先生去大帅救我姐夫。”

   白肤胜雪漂亮大姐姐雪上嬉戏美丽迷人照

   吴天奇道:“米姐,我很奇怪,貌似我的名气还不至于连大帅都知晓的地步,你怎么知道师傅不在就请我?”

   米念英道:“我不知道,吴先生去了,问我姐就知道。来时,姐姐就是这样吩咐的,还,九叔门下,有三个弟子,但得到九叔真传的只有吴先生,至于另外两位纯属打酱油。”

   文才不满道:“师兄不要去了,太欺负人了。我和秋生有这般差么?”

   米念英疑惑地指着文才,问道:“吴先生,他是……”

   吴天戏谑道:“米姐,很不幸地告诉你,他就是我师弟文才,而我对面这位就是秋生。”

   “啊……”米念英忽然捂着嘴巴,脸刷地红了起来,她可是当着人家的面人家的坏话。原先还以为文才是义庄的管家,哪料人家是九叔弟子。

   文才伤心地道:“米姐,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差,竟然叫我大叔,我才二十八啊!”

   秋生笑道:“米姐,不要见外,我师弟就是这样的人,脸皮厚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想来米琪莲太太就是师傅曾经的青梅竹马。我听师傅过,要不是师傅当时练武,后来迷上了道术,上了茅山,米琪莲只怕就要做我们的师娘了。”

   文才道:“秋生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 秋生笑道:“这种事情,以师傅的性格,怎么会提这等不堪回首的往事呢?当年也是师叔的,那时你喝醉了,睡的像头猪,怎么能听到这些秘密呢?”

   吴天感慨道:“唉,师傅的感情还真丰富,要是师姑知道了,嘿嘿,你师姑会怎么样?要不……”

   文才抢先道:“师兄,还是我来,这千里传音符我已学会,何况师姑不知道你们,我传递消息,师姑才会相信。”

   秋生和吴天两人对视一眼,眼中露出了一丝坏笑。纷纷点头道:“嗯,的确是只有师弟来做最为合适,毕竟师姑就相信师弟这张脸,这谁也无法模仿的存在。”

   文才为了在米念英面前展示下自己的本事,拿出符咒,中念着咒语,忽然符咒金光一闪,迅疾消失,拍了拍手道:“大功告成!”

   秋生哈哈大笑道:“师弟,不得不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好像师傅今天就去师姑那儿?其后和师姑一起回茅山,唉,师弟真是能他人所不能,了不起。”

   文才呆住了,心道:“我傻啊,我怎么就忘了这点呢?我该死!”

   吴天道:“该不该死,师傅回来,你就知道了。反正与我和秋生没什么关系。哈哈哈,师傅要是在师姑哪儿吃了暴炒栗子,想来师傅回来也会给你同样的菜单。”

   米念英摇头笑了笑,心道:“难怪姐姐在我来这里前,对我千叮万嘱:见到两个打酱油的弟子,发生的一切都不要觉得奇怪。原来文才和秋生都是神经病,脑子有问题。”

   吴天等人带着米念英出来,见米念英骑着自行车,笑道:“看来我们今天不骑自行车也不行了!”

   文才对米念英道:“米姐,你要是觉得骑自行车困难,不如和我一起,我带你……”

   米念英鄙视地看着文才,道:“色.胚子,真不知九叔怎么会收你这样的徒弟。”

   秋生和吴天已骑着自行车离开,米念英跟着离开,没有一个理会文才。哪料文才不但不生气,还自信满满地道:“这女人我吃定了,太有个性了,也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配得上她。”

   几人约莫走了半个时辰后,文才已气喘吁吁地道:“师兄,休息一下吧,我真是骑不动了。”

   吴天和秋生忽然停了下来,只见秋生指了指米念英道:“你是真的废了,短短半年,身子骨就垮了,要是师傅知道你现在的怂样,心师傅给你特训。”

   吴天也没有想到文才的身体垮得这般快,显然文才大部分时间用在女人肚皮上了,而没有时间起来锻炼。

   吴天点头道:“是啊文才,你要是继续下去,你直接离开义庄,不要修道了,太丢人了。反正你什么也不做,就当自己是头猪,吃了睡,睡了吃,猪八戒这位爷都比你强。” ....***0744_a9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