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抖音小蜜秘破解版

  成人抖音小蜜秘破解版 ♂? ,,

   ..,最快更新我为人神那些年最新章节!

   “无所谓,让他们跟着。”君狂看了看飞雪、飞霜两姐妹,“这些人,不是隶属同一组别的吧?”

   “不是。”没等两姐妹确认,雷聿抢先开口,“基本上每一个人的面貌我都记得,大概这些人都是相互之间拥有竞争关系的。”

   照这样看来,合作队伍,大概也就是派了一个人为代表,来看看热闹。

   这样的话,就不必担心后方起火。

   “周围就只有那么点人,似乎他们并没有埋伏。”两姐妹的结论,也证实了雷聿的说法。

   “但是……万一他们陆续赶来……”馒头和花卷觉得还是警惕为上,最好是能够凭借优势,威吓一下。

   君狂当然能看出他们在担忧什么,于是笑说:“那就要看们的反应能力了。”

   “……”馒头和花卷对视一眼,觉得鸭梨山大。

   面对着前有狼后有虎的形势,青煞虬倒是不慌不忙,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。

   “我看他们好像挺焦虑的,要么帮他们一把?”君狂挑眉看了青煞虬一眼。

   清纯玉照笑容动人

   “那也行。”青煞虬掩嘴娇笑着看向君狂,“谁叫是我的主人呢?”

   君狂也笑了:“还没定契呢。”

   “们俩,让开点。”青煞虬用一只手将馒头和花卷分开,轻飘飘地抬眼看了一眼后方众人。

   她目光所及,被目光扫到的家伙,均是一副如痴如醉的表情——不论男女。

   “好个男女通吃!”君谦倒抽一口凉气。

   “我看不是一直对她很有兴趣,不然也过去试试?”君狂好笑地看了君谦一眼,“说话小点声,不然惊动了那头地狱犼,我就先把丢过去给它当口粮。”

   君谦皱了皱鼻子,剜了君狂一眼,又用委屈的表情往秦筱面前凑。

   “君谦哥哥,这招用多了,我已经麻木了。”秦筱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对卫生球。这人也是,平常耍宝就算了,这都已经是临阵,就算没他什么事,也不至于这么放松吧。

   飞雪、飞霜两姐妹也用不赞同的眼光看着君谦。

   “我这不是看们太紧张了,调节一下气氛?”君谦不无可惜地耸了耸肩。‘看来没人领情啊。’

   “这正经了才多久,就又开始了……”包子也是一阵语结。要说君狂耍宝,那确实是挺有意思的,但也没见临阵的时候这么个玩法的;只能说这位是惯会闹妖了,毕竟还有个曾为魔修大能的黑历史在呢。

   君谦对众人明显的嫌弃毫不在意,笑眯眯地站在队伍中间,很享受被众人重点保护的感觉。

   “行了。这就上吧。”炽焰狮虎兽不耐烦地扒着地面,“回去以后,我也要个好听点的名字。那什么烟儿、双儿、环儿的,真心好听。”

   “那叫虎妞。”君谦一屁股就坐在炽焰狮虎兽背上,“虎妞,咱们走!”

   炽焰狮虎兽背上一抖,就把君谦给丢下来:“大爷的虎妞,我是个爷们!”

   “知道纯爷……”

   “们”字没能说出口,因为君谦连续的高声谈话,已经引起了地狱犼的主意。只见它目光扫向众人,转瞬间已经到了君狂面前。

   君狂抬手,抵住地狱犼正欲下压的手掌。他背挺得笔直,膝盖没有一点弯曲,脸上也是一副轻松表情,可冰层就有些承受不住被君狂卸掉的力量,开始出现裂纹。

   “师兄!”雷聿似乎想起了什么,“传说,入口处本是一片湖水,只因冰层太厚,甚至有玄修在此动手都没有被凿穿,才会被误认为是一片冰原。”闻言,君狂垂眸看了看脚下,微微颔首:“们散开一些。”他一个用力,便将低于犼的大掌推了回去,使得后者一个踉跄,而他也趁势从已经裂纹的冰面上离开。

   地狱犼一击不成,见君狂后退两步,便追了过来。

   它身为冰原入口的看守,所要做的,就是把所有趁夜造访冰原的人,都驱逐出去,直到人已经退回冰原的边界。只要有一人没有退回边界,他就会继续追击。

   只是它毕竟只是一头灵兽,至多说是凶兽恰当些。见君狂等人躲归躲,但阵型不乱,进退节奏也相当统一,便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。

   和君狂对了一招,他也发现这个不起眼的人类,没有使用什么攻击法门,单纯的力气便比他还大,早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危机意识。它还在跑动,追逐着君狂等人,却并不是为了驱逐……

   这家伙似乎专盯着君狂打,几次明明青煞虬就在它面前,它却丝毫不在意,有意追逐比较远一些的君狂,似乎对他非常感兴趣。

   身为凶兽的本能,就是战斗,它还没有意识到,自己在下意识地追逐能够跟它势均力敌的强手,追求战斗的快感。

   地狱犼没有察觉,不代表君狂没有察觉。

   “们先走。”君狂扬声说,“趁着它目标放在我身上,们可以直接绕进去。”

   “主上!”青云道人担忧地看了君狂一眼。

   “师兄!不可!”已经转身准备躲闪的雷聿,停下脚步。

   君狂脚步顿了顿,抗下地狱犼两只前爪的攻击:“它只是想找个人打架,我们这么多人打它一个,对它太不尊重了。”说着,他使劲儿给秦筱丢眼色。

   “我们走吧。们也看出来了,他们两个蛮力凑在一起玩得挺欢。”秦筱摊手,带头向内走,“包子、花卷、馒头跟上。”

   “是!”三灵兽齐齐应声。他们是很担心君狂会不会受伤,却也知道最了解君狂的人应当是秦筱;连他们家主子都不担心,他们的担心完就是多余的。

   有的时候,留在战场范围内,并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,反而很有可能成为拖后腿的队友。

   秦筱离开,君谦必然是要跟上的。见君谦和炽焰狮虎兽也离开,青煞虬对其他人说:“们先走,我在这防备着,别让其他人偷袭了主人。”

   “那就麻烦青煞小姐了。”樊珞笑盈盈地看了青煞虬一眼。

   青煞虬冷不丁打了个寒战,总觉得樊珞这一眼别有深意,看得他身上发毛。不是没被人盯视过,她修炼魅惑一道本就享受别人瞩目她的感觉,可樊珞这一眼,其中的意思不少,唯独没有艳羡,所以她才会觉得不舒服。